• 銷售熱線:
    徐經理 18620792917

    售后服務熱線:
    4008-368-378

4008-368-378

全國服務熱線

版權所有 ? 2018  廣州市泊億停車設備有限公司  粵ICP備16039670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深圳  

新聞動態

 

公司新聞

行業動態

手機二維碼

地址:廣州市南沙區東涌鎮天益大道3號101

 

>
>
>
東京如何解決城市停車難問題?

東京如何解決城市停車難問題?

停車難,是世界各大城市的一個民生痛點,也是現代大都市面臨的一個共同難題。面積只有2190平方公里、人口超過1300萬的日本東京,機動車保有量卻超過800萬輛。與北京相比,人口密度是北京的4倍,人均汽車保有量是北京的2倍。

但是,東京的道路遠沒有北京寬闊,單向雙車道就是城市主干道,更多的是彎彎曲曲的小路巷道。即使如此的路況,東京也沒有限制外地車輛進來。可以說,東京是典型的人多車多、地少路窄的大城市。

 

 

就這么一個國際大都市,有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不堵車。同時,在馬路上也幾乎看不到一輛違章停放的車輛。道路暢通,首先要做到道路上沒有違章停車。那么,東京800多萬輛汽車都停在哪里呢?

 

 

東京先解決停車問題,后鼓勵市民買車。

我們在東京坐出租車的時候,常常發現司機都是6、70歲的老大爺。我們的第一個反應是,日本的老人真辛苦,這么大年紀了還出來開車掙錢。但是,我們許多人可能就沒有想到過另外一個問題:日本老人為何都會開車?

其實,日本老人開出租車的現象,告訴我們一段社會的發展史,那就是,日本比我們中國早40年進入了汽車時代。也就是說,我們小時候渴望買一輛自行車的時候,日本人已經開始買汽車。

日本進入汽車時代是在上世紀60年代。喜歡按部就班做事的日本人,在汽車還沒有開始普及的情況下,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從法律層面上來規范國民對汽車的渴望,與城市交通管理的矛盾問題,以便建立起一個有秩序發展的汽車時代。日本人想出的一個辦法是,先要解決城市的停車問題,其次才鼓勵市民買車。

 

早在1962年6月,日本國會就制訂了一部《車庫法》,這部《車庫法》規定,汽車擁有者必須確保擁有固定的汽車存放場所,不準將道路作為汽車的保存場所,違者將受到重罰。

說的明白一點,就是你在買車前,必須先要確保有固定的車位。去警察署申請牌照時,必須提供停車泊位證明,并由警察實地調查確認后,方可登記發牌照。當然,固定停車位可以是自己擁有的,也可以是租借的。車輛購買后,停車位證明標志必須貼在汽車后擋風玻璃的左上角或右上角的醒目之處,以便隨時檢查。警察若發現偽造停車泊位證等現象,將罰款20萬日元(約1萬2000元人民幣),并且在兩年內不能申請買車。

當時,日本的經濟界,尤其是汽車行業對于這一部法律的出臺提出了強烈的反對意見,認為將阻礙汽車產業的發展,影響日本國民盡快進入小康社會。但是,日本的執政者更多是考慮到整個城市的有序發展,不能以城市堵車來換取一部分人實現私家車的夢想。

這一條法律頒布至今,已經過去半個多世紀,日本至今沒有改動一個字,依然按照這一部法律在實施。現在看來,這一部《車庫法》的制訂,是日本城市管理的成功之作,避免了后續“補課”帶來的巨大經濟損失與社會資源的浪費。

圍繞停車問題,日本先后推出8部法律作出相應規定,其中《城市規劃法》中有這么一條規定:在新建或改建建筑物時,必須按建筑物的使用性質配備相應數量的停車位。例如:東京市中心地區每250平方米建筑面積配1個車位,一般地區為每200平方米配1個車位,不足整數的按整數計算。另外,總建筑面積在2000平方米以上,位于市區的學校、圖書館等建筑物,每300平方米必須配備1個車位。周邊地區每250平方米配備1個車位。如果不達標,不允許開工建設。

 

 

在一些特別繁華和擁擠的路段,日本政府倡導“小而分散”的原則,特別鼓勵經營者多建立體式停車場,甚至鼓勵私人將宅基地改建為小型停車場。我們亞洲通訊社辦公樓邊上,就有一個小停車場,只能停3輛車,就是一戶人家搬遷后改建的。

從以上內容中,大家可以知道,日本政府解決城市停車問題,是法律先行,并且嚴格執行。

那么,如果在東京違規停車的話,將會面臨什么樣的處罰?很簡單,普通轎車違章一次就罰款1萬5000日元(約900元人民幣),并扣2分。大家要知道,日本第一年實習期的駕照只有3分,扣完重考。第二年開始才有12分。

 

 

小區內亂停車,也照樣罰款扣分

那么,違章停車是由誰來檢查處罰的呢?首先當然是警察。但是,東京都這么大的一個城市,警察不可能每天24小時去街頭轉悠。那怎么辦呢?東京都和警視廳組建了一支城管部隊,這一支城管部隊不管別的,只管違法停車,正式名稱叫“駐車監視員”,聘請的都是退休老人。他們身穿綠色制服,兩人一組,配備數碼相機和記錄儀器,發現違章的車輛就拍照貼條,并且處罰是立即生效。

 

 

在道路上違章停車受到處罰,是可以理解的事。那么在小區的道路上停車,是不是不會受到警察的處罰呢?在中國也許可以,但是在日本,也是絕對不可以的。一旦在小區的道路上長時間違章停車,小區居民可以直接向警方報警,警察依舊是按照《道路交通法》的規定,罰款1萬5000日元,扣2分。如果小區的道路變成了變相停車場的話,那么,警察會依據《消防法》和《城市規劃法》對小區的管理公司進行處罰。

東京警視廳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自從組建“駐車監視員”部隊以來,取締違章停車政策施行11年來,效果十分顯著,東京主要十條干道的違章停車現象減少了82%,平均每小時的堵車距離縮短了40%,平均每五公里的行車所需時間減少了11%,停車場的使用率也增加了21個百分點。對東京210個監測點的監測發現,市區的車輛時速能達到45公里/小時。

對違章停車加大處罰力度,是強化城市交通管理的一個重要的手段。但是,隨著車輛的不斷增加,作為政府也必須考慮到如何解決城市停車難的問題。

 

 

鼓勵建設地下立體停車場

東京是一個寸金寸土的城市,銀座的地價高達每平方米4032萬日元(約237萬元人民幣),東京是不可能拿出太多寶貴的土地資源來建停車場。那么,東京都政府是解決停車難問題的呢?

首先是利用地下資源。日本中央機關所在地霞關,有一個很大的城市公園,叫“日比谷公園”。這個公園的地下,幾乎都已經挖空,一部分作為地鐵車站,另一部分,做成了一個巨大的地下停車場。

同樣在銀座,大型地下車庫多達21座之多,總共有4300多個停車位。

除此之外,在一些大樓里,還建設了不少智能型電梯式立體車庫,這種立體車庫節省空間,而且是自動停車自動取車,比地面停車還安全、便捷和智能。

 

日本政府近年來積極推廣機械式立體停車場建設。東京都臺東區于2009年建設了占地面積5400平方米,各層面積達到1.5萬平方米,能停500輛車的立體機械式停車場。

在東京的一些購物中心,更是將屋頂建設成為停車場,以方便顧客來店停車。

東京停車場的收費是根據位置和需求多少來確定的。包租一個停車位,在市中心每個月花費六七萬日元也不罕見(大約4000元人民幣);而在城市邊緣地區,一般每月只需兩三萬日元(大約1500元人民幣)。在東京市中心,有的停車場一小時需要1200日元(大約70元人民幣);而在城區邊緣,有的停車場一小時只需要200日元,也就10幾元人民幣。

 

 

 

 

大力發展公共交通是解決停車難的根本

當然,解決城市停車難問題,最根本的還是要大力發展公共交通。如果大批人無法利用公共交通出行,必然要開車,這不僅容易造成擁堵,還會導致停車困難。實際上,在經濟高速增長期、國民都能買得起車之前,日本就建立了完善的公共交通體系。也就是說,日本是先發展公共交通,后發展私家車。

東京是亞洲最早擁有地鐵的城市,第一條地鐵建于1927年,距今已經有91年的歷史。目前,整個東京都擁有34條地鐵輕軌線路,軌道交通里程全長2500公里,是北京的4倍,位居世界第一位。如此密集的公共交通網絡,使得市中心在10分鐘的路程之內,都可以找到地鐵或輕軌車站,而且地鐵輕軌絕對準時。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作為日本的政治中心,東京集中了大量的政府機構。為了防止公務車輛給東京“添堵”,日本采取了一個簡單、干脆的辦法:基本不配公務車輛。以東京都政府為例,只有都知事這樣的級別才可以配專車。公務人員出去辦事都選擇軌道交通,然后實報實銷。整個東京都政府上萬名公務人員,但是公務車數量僅有10輛。而且政府不給機關干部提供任何免費的停車位,這就使得機關干部不會自己開車來上班,都是搭乘地鐵輕軌,或者公交車來上班。不僅是東京都政府機關如此,中央機關也是如此,各企業更是沒人開車上班。這就大大減輕了城市上下班高峰期的道路交通壓力,也解決了城市停車難的問題。

一位朋友來東京旅游,跟我說了這么一個感受:我在銀座、新宿、皇宮附近的繁華街區十字路口看到,只要紅燈一亮,大小車輛規規矩矩停在停車線后一米開外,車距間隔五六米以上,即便三四道車流,也是一輛直線跟著一輛,沒有變道穿插搶行,也聽不到喇叭聲催人讓道;綠燈一亮,車流飛馳而過,很難見到擁堵現象。放眼望去,車道邊、人行道上見不到一輛汽車隨意停放。無論大小車輛,都規規矩矩停在收費的停車場,或者路邊的停車格里,或停在自家小樓下敞開門的小車庫里,一切井然有序。

東京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點,最重要的原因,是東京人講究規矩和規劃,正因為這“雙規”政策,才解決了這一座國際大都市的停車難、出行難的問題,使得東京始終能夠保證整個城市的暢通無阻。(來源:靜說日本、成都藝術城)

 
中文字幕人妻丝袜成熟乱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网址链> <网址链> <网址链> <网址链> <网址链> <网址链>